聯系我們

咨詢熱線:  0311-68050156
網  址: http://www.gxdwqj.live/
郵  編: 050090
地  址: 石家莊市橋西區新石中路375號(城角街與新石中路交口)金石大廈B、C座9層。
法律Q群 : 36797979(省會法律在線);51206701(石家莊律師法律咨詢)。

李耀輝律師:合同詐騙撤回起訴案簡要紀實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方舟動態 >> 方舟文苑

李耀輝律師:合同詐騙撤回起訴案簡要紀實

http://www.gxdwqj.live 2018-04-02 17:58 世紀方舟律師網 瀏覽次數:

合同詐騙撤回起訴案簡要紀實

作者:李耀輝  河北世紀方舟律師事務所律師

這個案件是一件再明顯不過的民事糾紛案件,控告人在當事人無法履約返還保證金時,利用公安機關采取刑事手段意圖解決該糾紛,而辦案單位在未傳喚當事人全面了解案情的情況下,僅憑控告人單方面的控告便作為合同詐騙進行刑事立案,并行使了刑事偵查手段,將當事人網上追逃。

 

   公安部三令五申嚴禁公安機關插手經濟糾紛,但實踐中仍然屢禁不絕,究其原因,有的是由于辦案民警對案件性質認識錯誤,將本是經濟糾紛案件當做刑事案件處理;有的則是明知屬于經濟糾紛,但出于種種原因而濫用職權違法立案。

 

在刑事立案前,當事人曾被控告人拘禁控制人身自由,要求其返還500萬保證金,當事人乘機脫逃控告人的非法控制,萬萬沒想到這是厄運的開始,沒有預料到自己在脫逃后就被公安機關網上追逃了。因當事人在新疆有投資項目,去往新疆的路上,在甘肅瓜州被抓獲到案。

 

家屬見狀急不可待通過其戰友聯系上原河北世紀方舟律師事務所李俊青律師,尋求律師的幫助,連夜馬不停蹄從甘肅趕到石家莊,李俊青律師打電話聯系我說有一件詐騙案件,人剛被抓,家屬從甘肅趕到石家莊了,一起接待一下。

 

接待中,家屬向我們律師講述了大致案情,其父親軒某某看中位于D縣一個天地鳳凰城房地產項目,實地考察后決定購買該項目,并與項目所有人博大公司簽訂《項目轉讓協議》,為了便于項目開發,軒某某受讓李某持有公司49%的股權,并擔任博大公司總經理、法定代表人。后軒某某意欲向與施工人張某借款500萬,同時又簽訂了施工質保金合同,這500萬既是保證金,又被當作借款,待第一期項目竣工驗收后,將500萬保證金返還給張某,后張某進場施工,博大公司亦依約支付工程款,后軒某某未能依約向張某返還保證金,張某遂以合同詐騙為由報案。

 

聽取家屬講解的案件情況,案情并不復雜,我與李俊青律師進行法律分析后,當即斷定本案不構成合同詐騙罪。經與家屬商量,先由我到看守所對軒某某會見,再進一步了解案情,再制定辯護方案。次日晚上我便啟程前往D縣,準備第一時間會見軒某某。家屬及時委托律師介入案件,為有效辯護奠定了基礎。到達后,便向家屬和知情人進一步了解案情、分析案情。經向辦案單位詢問,軒某某已從瓜州押解到D縣,在辦案單位進行了一次訊問,當日下午體檢后就會送到看守所執行拘留。

 

在看守所門外守候一天,終于可以持“三證”會見了,但結果被阻擋在看書所門外,原因是看守所要求辦案單位同意才可以安排會見,我據理力爭,合同詐騙罪不屬于經辦案單位許可才可以會見的罪名,看守所無權限制律師會見,辦案單位也不可以以該罪名指示看守所拒絕律師會見,經過據理力爭仍無結果,經過與辦案單位溝通后允許律師會見,又返回看守所,結果又被告知會見需要看守所領導同意才可以,恰巧辦案單位的其他辦案人員到看書所提審辦案,通過手機連線,辦案單位辦案人員與看守所領導達成一致意見后,終于批準律師會見。

 

首次會見,主要目的是全面了解案情,向當事人講解法律程序,及提供其他法律幫助。軒某某關押在看守所,雖稍有抱怨,但從始至終不認可自己的行為是詐騙,一直在強調自己有能力償還,對償還張某的欠款并不否認,說明自己有四個渠道可以籌錢償還,之所以沒有按期返還保證金,是因為張某違約在前。

 

8月11日首次會見五天后,我和李俊青律師又一次會見當事人。因異地羈押占用拘留時間,時間緊急,案件又面臨著公安機關報捕,我們在出差路上、吃飯、賓館里展開案件探討,我們對案件辯護思路基本一致,但具體辯護觀點上存有差異,最后求同存異,分別撰寫了不構成合同詐騙罪的法律意見和不符合逮捕條件的法律意見書,并向辦案單位做了溝通。遺憾的是這個案件還是不可避免的被批捕了。批捕后我們再次爭取,又向辦案單位遞交不構成犯罪的法律意見,并代為當事人申請取保候審,同時向檢察院提交了羈押必要性審查申請書。

 

在整個審查起訴階段,我們一直堅持做無罪辯護。李俊青律師進行首次閱卷,經全面閱卷后,我們形成了初步的辯護意見,并且馬上到看書所會見軒某某核實相關證據;檢察院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第一次退偵后,我前往檢察院閱卷、會見,并與檢察院面對面溝通,檢察官很很耐心地聽取了意見,經過第二次審查起訴后,又一次將案件退查,我和李俊青律師又一次在檢察院申請取保,在第三次審查起訴期間,檢察院試圖讓公安機關居中調解,如果軒某某與張某達成還款計劃,可能就會對軒某某取保候審,我們判斷案件作出不起訴決定大有希望,但最終雙方沒有談妥,檢察院不得以將案件以合同詐騙罪起訴至法院。

 

到法院階段,為了方便會見,家屬在當地委托一名律師,配合李俊青律師一起代理案件,我退出案件代理。法院審理期間曾傳出法院有變更罪名的傾向,我和李俊青律師曾對擬變更罪名進行了探討,我們均認為軒某某的行為均不符合職務侵占罪、挪用資金罪等罪名。在檢察院和法院僵持之下,檢察院擔心法院作無罪判決而撤回起訴,這種結果實屬不易,軒某某取保走出看守所。

 

撤回起訴的做法在司法實踐中大行其道,這不僅剝奪了人民法院獨立審判、宣告無罪的權力,也剝奪了不應受到法律追究的被告人獲得無罪宣告的權利。僅2017年,筆者有兩件親辦案件法院作出準許檢察院撤回起訴,筆者認為撤回起訴制度的存在有利有弊,其中在辦的一件失火案件,檢察院訴了撤,撤了訴,隨意性很大,缺乏內部監督制約,檢察院又要補充證據重新起訴,混淆了撤回起訴和建議延期審理,補充偵查的界限,另一方面撤回起訴后,不對被告人變更強制措施,律師申請取保候審,很干脆地拒絕了取保申請,這屬于變相超期羈押。另外一個案件,是2017年底檢察院作出撤回起訴決定,在撤回起訴前,法院讓檢察院兩次補充證據,依然證據不足,法院應作出無罪判決,然而法檢兩家協調后,決定由檢察院申請撤回起訴,該案被告人雖然變更強制措施走出看守所,以撤訴方式把案件消化掉,但超過30日檢察院不作出不起訴決定,被告人無法及時獲得無罪的判決結果或者不起訴決定的結果。

 

本案經過李俊青律師的積極努力,最終以被告人爭取到了檢察院撤回起訴的目前來看最好的結果,被告人得以洗脫冤獄,重獲自由。這個案件結果除了律師的努力和案件本身有足夠大的無罪辯護空間之外,還需要家屬的信任、支持、明事理、配合,還需要遇到一個公正無偏的辦案人員,沒有法院對無罪結果的堅定,就不會有檢察院的撤回起訴,只有滿足這一切才會朝著有利于被告人的局面發展。

 

走筆至此,附上本案在審查起訴階段的法律意見節選,請批評指正。

 

一、本案是民事合同糾紛,與合同詐騙罪無涉

本案控告人張某到公安局報案,公安機關以合同詐騙進行立案偵查,實際上本案是一個合同糾紛案,并不是刑事犯罪案件,控告人完全可以通過民事訴訟途徑解決問題,公安部門介入經濟糾紛違反了公安部關于嚴禁公安機關插手民事糾紛有關規定,缺乏正當性。

2014年5月20日,軒某某與陳某國、李某、陳某力簽訂《轉讓協議》,雙方約定將D縣天地鳳凰城項目轉讓給軒某某,軒某某支付對價一億元,并約定了轉讓協議簽訂后,工程質量及工程全部事項由軒某某自己負責。

為了便于項目開發,經軒某某與博大公司協商后,2014年6月24日,軒某某出任博大公司總經理、法定代表人,并受讓李某持有博大公司49%的股權。2014年7月8日,博大公司與張某簽訂《D縣天地鳳凰城小區施工補充協議書》, 軒某某以法定代表人身份與張某簽訂施工質保金合同,并約定乙方張某向甲方博大公司繳納保證金500萬元,1、2、3、5、6號樓房以及人防車庫全部竣工驗收后,保證金返還給乙方”。后控告人張某順利進場施工,博大公司亦依約支付工程款。2015年下半年,軒某某與李某因股權轉讓一事發生糾紛,軒某某未能依約向張某返還保證金,張某遂合同詐騙為由報警。從合同法角度分析,軒某某作為博大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股東,在民事活動中無需授權對外代表公司與張某簽訂保證金合同,該合同約定的保證金是《D縣某小區施工補充協議書》的組成部分,視為保證金條款,并具體約定了保證金的返還的條件。

2015年5月,項目主體封頂,作為甲方博大公司按約定應當返還保證金,此時博大公司沒有返還,屬于民事違約行為,對此控告人應當作為原告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解決糾紛,而不應當動用刑事手段,殺雞焉用牛刀。

二、軒某某作為公司法定代表人有權收取、管理、支配使用其所收取的保證金

按照軒某某與陳某國等人簽訂的《轉讓協議》約定,轉讓合同簽訂后,工程質量及涉及工程的全部事項由乙方自己負責,即工程的全部事項由軒某某負責。軒某某收取的500萬保證金顯然是工程事項,根據陳某國筆錄陳述,博大公司與其他建筑公司合作市一般都需要交保證金(詳見陳某國2016年2月2日詢問筆錄筆錄卷P45);根據被害人張某陳述,現在一般承攬工程都要交質量保證金,以前承攬承攬工程都交,我向軒某某交這500萬保證金按工程比例來講也是正常的,有的打到發包公司賬戶上,有的打到發包公司法定代表人賬戶上(詳見張某2016年4月19日詢問筆錄筆錄卷P30—31)。由此得知,軒某某負責項目工程全部事項,自己聯系建筑施工單位,單獨與施工方洽談,同時軒某某作為公司法定代表人,有權對外代表公司收取質量保證金。按照事前的約定,張某施工的整個項目未來歸軒某某所有,軒某某也沒有必要將質量保證金轉入公司賬戶管理,軒某某有權支配和使用該質量保證金。

 、軒某某收取保證金沒有據為己有,而是用于取得天地鳳凰城項目,且有軒某某與博大公司陳某國合作開發事實,博大公司與張某合作事實一直延續至今,本案不存在詐騙事實

根據在案證據顯示,軒某某為了取得天地鳳凰城項目,需要給付陳某國、陳某力、李某三人每人200萬費用(詳見陳某國、李某、翟某詢問筆錄)。軒某某收取保證金后400萬轉給陳某國指定賬戶,剩余100萬借給陳某力。軒某某使用保證金是為了履行承諾,目的是順利取得項目,而不是非法據為己有進行揮霍。

另外,雖然軒某某與陳某國、陳某力、李某簽訂項目轉讓協議,但實際上公司實際控制人陳某國并未退出項目開發,而是事實上與軒某某形成共同合作開發的關系。根據陳某力詢問筆錄所述,軒某某對陳某力說陳某國始終沒有撤,始終是我和陳某國干,而且是陳某國主管著,陳某國一致管著賣房和所有的項目經營。

律師2016年12月12日會見了解到,軒某某為了購買二期土地證,通過朋友李曉強找來一張國債券準備質押貸款,軒某某還專門與陳某國的兩個人到石家莊某人民銀行核實國債券金額,因查證金額僅有3000萬(質押率在70%—80%),無法達到貸款預期,于是陳某國找來土地證,軒某某作為股東簽字同意從D縣農村信用社貸款3000萬,后來支付了工程款。

一如上述,如果按照轉讓協議,全部工程事宜由軒某某負責,但陳某國借用土地證貸款支付工程款,可以印證陳某力的證言,即陳某力和李某退出項目后,陳某國與軒某某兩人一起合作開發天地鳳凰城項目,軒某某又是以博大公司名義收取保證金,博大公司應返還張某保證金,博大公司可以找軒某某追償。

一直以來,張某都在與博大公司合作,博大公司也依約支付工程款,如果軒某某為了借用項目開發詐騙張某非法占有保證金,其不會將錢款給付給陳某力和李某,以用巨額資金取得項目,其也不會為了保障項目工程順利實施,去尋找國債券貸款,作為法定代表人和股東也在參與公司的經營和項目的開發。關于軒某某是否具有實力收購天地鳳凰城項目,是博大公司與軒某某之間的問題,對外張某毫無關系。

四、本案軒某某的行為不符合其所涉嫌合同詐騙罪的犯罪構成要件

(一)本案簽訂保證金合同是法人行為,不是軒某某個人行為

 2014年6月24日,博大公司由原法定代表人李炎變更為軒某某,在民事活動中,法定代表人的意思表示對外可以代表公司的意志,而無須獲得公司的授權,簽訂合同簽字與公司公章具有同等的效力。結合本案,無論是博大公司與張某簽訂的施工合同還是保證金合同,都是法人行為,而不是軒某某個人行為,軒某某代表公司對外設立的合同法律關系,利益與風險都應有公司承擔。

(二)客觀上,軒某某博大公司積極履行合同,不是以合同為名實施詐騙

本案中,不論是在與控告人洽談還是簽訂合同過程中,沒有虛構公司,沒有冒充他人名義,并且在履行合同中,自始至終沒有采取欺騙的手段。軒某某作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有權對外建立合同關系,不存在騙取保證金的行為。按照保證金合同約定,一期工程主體封頂應當返還保證金,此時控告人未經允許繼續對二期工程開發建設,博大公司違約行為并不導致合同不能履行,直到目前博大公司還與控告人合作,除了保證金,其他款項都陸陸續續地依約給付控告人。

(三)軒某某的行為不符合合同詐騙罪立法規定的五個特征要件

合同詐騙罪是指非法占有為目的,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采取各種虛構事實的方法,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數額較大的行為。我國刑法對合同詐騙行為一共規定了五種行為特征:

1.以虛構單位或者冒用他人的名義簽訂合同的;

2.以偽造、變造、作廢的票據或者其他虛假的產權證明作擔保的;

3.沒有實際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額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誘騙對方當事人繼續簽訂和履行合同的;

4.收受對方當事人給付的貨物、貨款、預付款或者擔保財產后逃匿的;

5.以其他方法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的。

以上五種合同詐騙行為,發生在經濟合同中,第一項如前所述,博大公司是合法注冊的,項目真實,軒某某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股東,不存在虛構單位或者冒用他人的名義簽訂合同的行為;第二項是指貸款擔保合同,本案不涉及貸款擔保問題;第三項如前所述,直到現在,博大公司仍與控告人合作,履行合同;第四項也不能成立,從常理上軒某某不可能為了500萬放棄公司的巨大利益而逃匿,軒某某在陳某國表示公司不會承擔退還保證金義務時,軒某某主動承擔退還保證金,并且主動跟控告人張某電話聯系,最后一次電話聯系軒某某也對張琪說“我想辦法還你們”。之所以會出現張某聯系不上軒某某,一方面軒某某一致在外尋找他人欠自己的上千萬資金,另一方面事前張某將軒某某非法拘禁,為了躲避張某的非法拘禁才避免與張某聯系上,因此,軒某某的行為不符合刑法意義上的逃匿的行為。

綜上,軒某某不存在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行為,其行為不符合其所涉嫌犯罪的犯罪構成要件。

綜上所述,本案是一件普通的經濟合同糾紛,軒某某的行為與刑事合同詐騙罪無涉,其行為不具合同備詐騙罪的犯罪特征,明明是正常的履行合同違約,卻被控告合同詐騙,刑法抬頭,是因為民法不張,故懇請貴院能夠客觀審查本案,正確認定案件事實,準確適用法律,把好審查起訴關,排除公安機關辦案的既定方針和目標,維護軒某某合法權益,維護法律的尊嚴

相關標簽:河北公司律師,河北刑辯律師,河北律師事務所,石家莊金融律師,石家莊律師事務所

更多
传奇霸业道士太牛了